您好!今天是:2020年2月22日 星期六  

您的位置:首页-工作动态-新闻要点

平凡的足迹(二)——记青海玉树格萨尔三十大将军灵塔和达那寺山体加固文物保护工程设计项目部
浏览:176次    时间:2019年10月9日
   2019年8月27日17时25分,我们到达了西宁。当我走出机场的那一刻,湛蓝的天空、洁白的云朵、清新的空气、明媚的阳光……
   副处长孙志民是位两进两出玉树的“老将”,这次依然是他带队。在进玉树的半个月前,他就整天的“絮叨”,讲述他两次去玉树的所见所闻,身体的感受,说的最多还是高原反应如何可怕,甚至有人失去了生命。
   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站到这里,是“无知者无畏”?或许!但更准确的说应该是他的实践、他的激情感染了我。
   临行前,我清楚的记得,孙志民的“忙叨”,买红景天、对讲机,嘱咐……。我清楚的记得,翟立新的“忙叨”,安全部提供了消炎药、感冒药、止泻药、膏药、纱布……,我清楚的记得,家人的“忙叨”满满的皮箱装着家人的担忧。
   28日清晨,看着他们疲惫的状态,我能看出来,大家都一样,在西宁的第一觉,睡得并不好。对于我这个躺下就能睡着的家伙,那一宿我就睡了两个小时,心脏说不上来的难受,辗转反侧,一会坐起一会躺下,时不时的狠狠的喘上两口。这位两进两出玉树的“老将”就睡在我的旁边,能感觉到他睡得也并不怎么好。
   从西宁到玉树,全程昏昏沉沉的,不记得都路过了哪里,只记得早上8点西宁出发,21点多到达玉树,第一站就是玉树人民医院。两位同事因高原反应加之长时间坐车感觉极度不适,医生测完血氧含量,吸氧观察——这应该是最简单有效方法,医生给出的建议是尽快撤出,但他哪里知道我们此行的使命。
   22点34分,向家里报了个平安,在医院的长椅上吃了份价格不菲的盖浇饭,等吸完氧已是半夜,到宾馆后就一头扎在了床上。
   7点玉树出发,我们缓慢地拖拉着行李,不是怕吵醒这座熟睡的城市,是我们真的太疲惫了。
   14点42分,期盼已久的达那寺就在我的眼前,缓慢的把自己挪下车,深深的吸上一口气,懒散的舒展着胳膊腿,又是浑浑噩噩的一路车程,不知道经历了多少盘山路,不知道翻越多少座山峰。
   通过与当地的喇嘛我们沟通后了解他们想法,现场踏勘开始,终于体会到什么叫“两步一歇”,然后在使劲喘上几口。简单的测量了工区长度,了解工作范围,大致估算出工区面积。
   16点我们要把文物局的巴桑送回玉树,无尽的盘山路,来时修路的挖掘机已经掉进山涧里,没有信号,没有救援,希望司机平安。漆黑的夜,孤独的车灯,每个人都紧紧盯着道路。0点12分,终于回到了玉树,终于下车了,终于躺在了床上。
   在西宁找的无人机测绘,孙志民打电话沟通时,他们提出的第一个问题,居然是怕有高原反应,接下来是一个东北人说服青海人不要怕高原反应过程。当我们在达那寺碰面的时候,他们说的第一句话“早知道是这种地方,打死都不会来”,可想而知他们从西宁到达那寺这两天车程都经历了什么。
   我们用了5天时间才完成对达那寺后近300米长的山体调查,陡峭的山体一层层堆积近百米高,这是勇气、耐力的挑战,从东向西逐一测量、描绘、记录拍照。对于高险的岩体我们被迫选择放弃,只能期待无人机测绘结果。
对于我和李鑫文物保护新人来讲,最有兴趣的就是问孙志民文物设计相关知识,他总是不厌其烦的讲解着。听着他和刘永久讨论后期施工方法、施工材料、施工成本等等,怎么才能更省钱省力。

   真不愧是 “三江源”,这是个不缺雨水的地方,连续的几天阴雨,远处山已银装素裹,温度急剧下降,这也是我们最担心的,感冒意味必出撤出。
   格萨尔王三十大将的两处灵塔,这个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地方,一辈子都不想再爬的山。9点我们开始攀登,不一会就下起了雨,似乎连老天都想要阻止我们。
   无数次的滑倒,无数次的停歇,无数次仰望,却丝毫没有放弃的念头。或许是我们的倔强打动了老天,雨终于停了,外衣、鞋、帽已然湿透。手扣着石沿,用脚踢出小脚窝,紧紧的搂着岩体,一刻不敢懈怠。爬两步歇一歇,渴了饿了来上几口,就这么一步一步的往上挪。终于在14点22分到达第一处灵塔,瘫坐在灵塔旁边,揽着栅栏,盯着它傻笑。整座灵塔建在山洞里,洞上方岩体比较完整,保护措施较好,记录拍照。“登高醉几人”,就想这样一直坐在崖边,仰望蓝天白云,远眺峰上草原,俯瞰脚下山川河流,久久不忍离去。
   从第一处灵塔到第二处灵塔,16点当我终于爬上一个山顶垭口时,我发现自己已经无路可走,并找不到第二处灵塔的位置。孙志民选择的是另一条路线,我站在山顶垭口,抬头望着山顶的他,他下不来我上不去。只有你一句我一句的喊着往哪走,怎么走,像极了黄土高原上对山歌的,望着、听着,却不能及。看着他就那样沿着陡峭的碎石堆往下出溜,跌倒,再站起来,消失在我的视线里。当对讲机里传来他已到达第二处灵塔的声音的时候,我知道他没事,完成任务。
   上山不易,下山更难,陡峭的山体,草皮根本站不住,我们只能选择沿碎石向下出溜,在沿沟向下爬,加之体力严重透支,每次跌倒都想倒在那里睡上一觉。18点我们终于下山了,活着真好。

   孙志民,我眼中的“倔强大哥”,他只要一把上方向盘就不肯撒手,他常说的几句话“坐车比开车累”、“命要掌握自己手里”、“我要把你们都带回去”。这就是一个男人,一个可以对自己狠,一个不善表达的男人,一个嘴硬心却硬不起的男人。但他却不是一个好演员,那些看似“硬”“狠”“直”的言语中,被他的行动所出卖。坚持开车的是他,病床陪护同事到深夜是他,大小事情忙前忙后的是他,爬山走在最前面的是他,山上把最后一口水留给同事的是他。
   青海此行,在孙志民带领下,我们平安顺利的完成了任务,体会到了文物设计人员的艰辛、机智果敢,感受到了翟立新对项目实施的鼎力支持,看到了邓军为处里发展积极奔走取的成果,文物保护工程一处这趟飞驰的列车在每个人的努力下加速行驶。
 
图文 吴文奎
 
  公司主要从事公路工程、市政工程、水利水电工程、建筑工程、港口与航道工程、矿山工程、地基与基础工程、钢结构工程、河湖整治工程、水土保持工程、生态环境工程、文物保护工程建设,工程勘察,地质灾害防治,土地复垦,测绘地理信息工程,工程物探,工程检测、监测,矿山设备检验、检测,地质勘查,工程咨询、技术服务,城市地质调查等项目。

地址:辽宁省抚顺市顺城区九台—街二号 
联系电话:024-57102366 (办公室)
邮箱:LOMOSO@126.COM 办公室
     lnsysdzj101@163.com 人事科

您好!您是第位访客!

版权所有:辽宁省有色地质局一0一队     技术支持:抚顺市经纬网络技术开发有限公司
地址:辽宁省抚顺市顺城区九台—街二号  联系电话:0413-57102366  邮箱:LOMOSO@126.COM
本站最佳浏览分辨率:1024 * 768